f2富二代短视频appios下载

Posted on 2021年2月21日 with f2富二代短视频appios下载已关闭评论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嬷嬷……”

   宋妍低头看着匕首,张着嘴巴,声音很弱。

   她一直都知道的,别看吴嬷嬷肉多肥硕,身手却很利落。如今她又是贴身杀人,直捅要害,分明是取她性命。宋妍避不过,那一瞬间,除了疑惑之外,脑子里铺天盖地的全是绝望,空白得什么都想不了。

   但太过惊愕与恐慌,她也没有注意到,就在吴嬷嬷匕首的寒芒映入眼帘时,一道轻微的“嗖”声也像毒蛇信子似的窜了过来,直钉在吴嬷嬷的手臂上。吴嬷嬷极低的叫唤一声,还没回过神来儿,紧接着,一股大力就扼住了她的胳膊。

   “铛”一声,匕首落地。

   “咚”一声,宋妍也倒在地上。

   “老不死的。”墨灵儿像踩胖猪似的把吴嬷嬷踩住。

   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事,速度太快,吴嬷嬷根本没有看清,事情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这会子被墨灵儿踩着嘴巴,她身上赘肉抖动着,也是一肚子的疑惑。杀宋妍时,她是背对着墨九的,她一定看不见。而且,就算看见了,她与墨灵儿一样,都在碧水亭之外,要救宋妍也来不及。

   所以,吴嬷嬷至今不明白那一瞬间,手臂为什么突然吃痛。

   她也没有想到,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居然有这样好的身手。

   墨灵儿见她眼珠子转,挪了挪脚尖,钉住她的眼眶,“老实点!”

   怀抱乌克丽丽的女孩

   “痛……”蔫蔫的,吴嬷嬷叫唤不止。

   墨九还站在碧水亭外。她看看天色,看看亭染,又看看身后的荆棘林,然后抬起手腕上的“暴雨梨花梨”看了一眼,在位置上走了几步,把眉头皱得死紧,不解地自言自语,“射程范围还得加强。这么近的距离射过去,痛却不伤……不行不行,失败。”

   这时还有心情研究武器,墨灵儿哭笑不得。

   一边碾豆腐似的碾压着吴嬷嬷的脸,她一边嗔怪,“姐姐,这老不死的怎么办?”

   墨九像是刚反应过来还有这档子事儿,又抬头看一眼天色,把“暴雨梨花梨”挪了挪位置,小手不止扇着风,只觉这地面上的灰尘被她几个一阵扑腾,弄得迷眼得很。

   “这么肥,清蒸不行,红烧好了。”

   这个回答,让墨灵儿欲哭无泪,瘪瘪嘴无奈。

   吴嬷嬷却像见了鬼,看着墨九一步一步过来的脚,发狠的挣扎,“……敢!”

   墨九眼珠子一瞪,“我最恨人家挑衅我了。”

   说罢她蹲身将地上的匕首捡起,在吴嬷嬷脸上比划。

   这货不管认真的时候还是不认真的时候从来都只有一副认真的表情。一般姑娘如果要划人的脸肯定得有些紧张有些害怕有些特殊的表情,但她实在太严肃,却像在完成一件什么美好的雕刻作品,大红虾子似的脸紧绷着,比一下角度,又拿刀尖轻戳一下,在吴嬷嬷恐惧的视线中,一本正经,“这身赘肉太老,膘太厚,红烧也未必好,不如我写上一首诗,一会出去,敬献给谢贵妃?”

   “……小寡妇。”摔在地上的宋妍,这会才缓过气来。

   她不明白那小寡妇在叨叨什么,只觉这人脑子果然是疯的。

   好不容易吸上气,她虚弱的道:“不是应当先救……我吗?”

   墨九头也不回,“我两个没那么好的交情。试针为主,救只是顺便。”

   宋妍胸口一痛,差点儿气死过去。

   墨九也不管她,匕首在吴嬷嬷脸上比划着,想想又认真问了一句:“说遗言吧。”

   宋妍重重呛了一口,捂着疼痛的胸,好不容易找到属于自己的声音,“把六表哥嫁给我……不,我要嫁给六表哥。”

   墨九慢慢转头,视线落在她脸上,“遗言。”

   宋妍脸更白了,“这不是遗言?”

   墨九瞪她,“人都死了,怎么嫁?”

   宋妍想到“死了”之后,她便再也瞧不见六表哥了,还有她的父母,还有她的哥哥,还有这个讨厌的小寡妇,又想到打小比她亲娘还要疼爱她的吴嬷嬷居然会拿匕首捅死她,胸口不由发酸,眼睛也跟着发酸。如此,一句话便有些呜咽,“小寡妇,如果可以,把六表哥烧给我好了。”

   墨九身子僵硬一下,咳嗽着放开吴嬷嬷的脸,扯开宋妍胸前的衣衫,查看她的伤势。

   一瞬之后,她丢开了这个矫情的小郡主。

   “受点轻伤而已,看这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。”

   宋妍低头看了看胸口的鲜血,狐疑的皱眉,“轻伤?”

   不给她半分喘气的机会,墨九猛地把匕首架在她的喉管上,“嫌弃轻伤是么?我可以代劳,帮重伤。说不定到时候,皇帝啊父王啊萧六郎啊什么的人们,看伤成这样,心疼得不行,立马就为们主婚也不一定。”

   “是哦。”宋妍眼睛一亮,“会吗?”

   墨九严肃点头,“必须会,我已经被智商感动了。”

   宋妍眼一闭,视死如归地把着墨九的手,“动手吧,小寡妇。”

   说罢她见墨九手臂往前一送,还真是毫不客气地就要捅她,吓得惊叫一声“不!”,紧紧抱住身侧的紫貂风氅,对墨九怒目而视,“玩笑听不出来啊。有了这个东西,我需要受什么重伤呐?这个小寡妇,就是没安好心眼,说罢,是不是想诓我的紫貂风氅?”

   墨九唇一弯,瞥着阳光中华美的风氅,“相信我,这东西对没好处……”

   宋妍倒不是完全的愚蠢,如今连吴嬷嬷都会出手杀她,这件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了。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的道理,她还是明白的。抿了抿没有血色的嘴巴,她看着墨九,“人总归是要死的。如今可以得帝王一诺,嫁给六表哥……便是死,我也无憾了。”

   墨九:“……执念是病。”

   宋妍灿然一笑,默默地转过头来,看了一眼墨灵儿脚下那个从小把她带大的吴嬷嬷,过往的岁月冷不丁就浮上脑海。她青白的脸似乎又白几分,舌头打了个结,“为,为什么?”

   吴嬷嬷脑袋别在一边,不回答,更不去面对她。

   或许是不屑,或许是难堪,或许也有愧疚。

   一个人在背叛之后,真正能心安理得的人,毕竟是少数。

   墨九瞥着主仆俩,心里的疑惑也在加重。

   不管吴嬷嬷是本来就想杀死宋妍,还是想杀害了宋妍,再嫁祸给她,或者说只单纯为了真正的主子夺得紫貂风氅……就目前来分析,其实都不很符合逻辑。想那谢贵妃千辛万苦布了这么大一个局,把皇帝和满朝臣工都引到了荆棘园,难道就只为了对付她墨九一个?……如今真这样,墨九觉得有点对不起这个局,完全牛刀杀鸡的感觉。

   “啊!”一声,墨九正在考虑,事情又有了变化。

   受伤的吴嬷嬷原本僵硬着一动未动,这时,突地抖着一身肥肉,双目赤红着像一头嗜血的猛兽,突然从墨灵儿的脚下挣脱开来,扑向宋妍。

   吴嬷嬷是宋妍的奶娘,拳脚功夫其实不俗。

   值得一提的是,宋妍的拳脚功夫就是吴嬷嬷启蒙的。

   这墨灵儿原本是踩着吴嬷嬷的,可她到底经验浅,原以为大势已去,这老货放弃了挣扎,情不自禁就被墨九和宋妍两个吸引了注意力,没有想到这肥婆子竟有这般神力,不仅挣脱开去,还重重地扑倒了宋妍。

   “小心!”墨灵儿惊叫,后悔不已。

   可晚了一步,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 在吴嬷嬷重重的扑撞之中,宋妍身子斜倒在案桌上,那一个放置紫貂风氅的紫檀木盒“砰”一声掉到了地上,厚重的灰尘,在阳光中扬起,扑人脸面。

   “咳!”

   闷闷的咳嗽声中,灰尘不仅仅是灰尘,那盒子落地之后,案桌中间突地冒出一股浓烟,迅速笼罩了碧水亭,慢慢的案几整体往下落,地上的青砖裂开,缝隙里似有浮泥挤入……

   “这什么烟,好黑,我看不见了。”

   浓烟之中,墨灵儿挥舞着手,抱怨的惊叫。

   “……不是烟太黑,是日食了。”

   “日食?”墨灵儿大惊,望向四周,发现光线都被吃掉了,整个亭子越来越黑。

   “天狗吃日。”墨九解释着,条件反射往后一退,躲避从脚上钻上的浮泥。

   这时,前方传来宋妍虚弱又惊恐的喊声,“小寡妇!”

   很显然,她还被吴嬷嬷拉扯着。

   墨九皱着眉,什么也看不清,只冷冷道:“别怕,我会把的遗言告诉萧六郎的!”

   宋妍吸一口气,声音伴随着咳嗽,“小……寡……妇。”

   “砰”一声,碧水亭的一根横梁这时落下,直直砸往墨九的头顶。她隐隐躲开,那横梁冷飕飕擦着她的肩膀落下去,裹了一截衣服然后重重落在她的脚背上。

   “咝!”墨九痛得她龇一下牙,咬牙切齿,“我靠!”

   烟未散,日食未结束,整个天地间一片喧哗与黑暗,远处有咆哮的吼声,似乎也有人在喊着“救命”,但墨九的脚被横梁砸了,又麻又酸爽,一时挪不了脚,只感觉脚下的青砖越来越无法承受力量,还有越来越多的淤泥从青砖的缝隙中涌出来,似乎要紧紧把她裹住……

   不对,分明是她的身体在往浮泥里陷落——就像沼泽。

   墨九摸索着拽紧那一根砸了她的脚,却有可能成为她救命浮木的横梁,一只手把墨灵儿扯过来,循着宋妍声音的方向,慢慢推动浮木,想去抓她,嘴里却低喊道:“我也有遗言——以后过年过节的,烧点儿山珍海味给我。”

   那边儿没人回答,墨九嘴角一低,又把横梁往前推。

   可淤泥不比水,横梁虽然很累,也很难挪动。

   就她与墨灵儿两个人的力量,也挪动艰难。

   脚沾不了地,手抓不住东西,眼睛里也什么都看不见。

   墨九眉头皱得更紧,“宋妍,若有如花美男……我不介意一天换一个的。”

   黑暗之中,仍然没有宋妍的回答,只有一阵“扑腾扑腾”的挣扎声,好像是宋妍在与吴嬷嬷搏斗。墨九阴着一张脸,把横木再推一步,不断靠近宋妍,嘴里又道:“吴嬷嬷,有男人有儿子有女儿嘛,说今日若我与宋妍不死,会有什么下场?哦不对。就算我们死了,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,以为让做事的人,会放过?”

   那边除了挣扎,依旧没有声音。

   墨九又开始说服教训,“宋妍是带大的,没有恩情也有亲情。放过她,诚王和诚王妃肯定会饶一命……对哦,我还听说以前就是萧家的人,是诚王妃带去嫁去诚王府的,这么深重的感情,怎么惹得对小郡主刺下那一刀?”

   “呸!”一口泥,吴嬷嬷的声音很阴冷,“怎么会怀疑上我的?”

   墨九一愣,没想到这老货这时突然开了窍,晓得她在她未动手前已经怀疑上她了。

   思量一下,她拿手胡乱在黑暗里刨动,一边试图与吴嬷嬷讲话,辨别她的位置,“……叫我高人,我不太习惯。对我太好,我不习惯。不告诉我膫子是什么,我也不习惯。我说,不如这会儿告诉我可好?”

   也许是发现中计,吴嬷嬷再不回答,半点声音都无。

   墨九“去”了一声,突地烦躁了。

   布置九九九宫格的肯定是高人,不仅会布局,还懂得利用天文……至少谢忱那个老匹夫肯定钦天监有人,晓得今日有日食,这才故意算计这里……有了吴嬷嬷这根线,估计就算她找不到碧水亭,结果也会掉入浮泥,毕竟据宋妍说,下头一片都有浮泥。

   她觉得布局的家伙是个心思缜密的人。

   说不定就是那个破坏巽墓,并且改变机关的人。

   对那个人墨九兴趣越来越浓,也越来越郁闷。

   冥冥中,有一双手,把她引入这个局,可她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。把她见过的人,从头到尾在脑子里过一遍,仍然没有什么头绪,这不免让她有些沮丧。

   “宋妍,我告诉啊,人要想活下去,得靠自己自救。我这会儿脚都踩不到地儿,心慌得很。再说,我对也没什么好感,死不死的,与我无干……我想对搭把手,只是怕落下一个谋杀的罪名,如果都不想活,我也犯不着为冒险,懒怠救了。”

   四周空荡荡的,对面的挣扎突地厉害了。

   可天空黑沉沉一片,墨九依旧看不清。

   嘴上说着放弃宋妍,但墨九这时确实不能放弃她。

   她硬着头皮把横梁往前推了一段,哑着嗓音喊:“宋妍,再不出声,我就走了啊。”

   宋妍还是没有出声。

   可却有一只手伸了过来,她抓住了墨九的衣袖。

   墨九一喜,反手拉住她,就往上带,“抓好我!”

   那只手确实是宋妍的,虽然满是污泥,但手感却很细腻。

   她想挣扎着由墨九把她拖出来,可在吴嬷嬷肥胖的身子一扑之下,她下半身全都陷在了淤泥里面,就剩一个头在浮泥之外,加上吴嬷嬷似乎恨不得她死,始终把她往浮泥里按压。她受了伤,使不出力,满嘴污泥,也说不出话……。

   “抓紧,别放。很快日食完了,就有人来救我们了。”

   墨九鼓励着她,可任凭她与墨灵儿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,不仅没法把宋妍拉出浮泥,那根横梁也在吴嬷嬷肥面的身子故意拉拽之下,越陷越深,拖得她自己与灵儿也跟着宋妍往下陷,眼看浮泥都入嘴了。

   “呸!”墨九吐一口泥,大喊,“抓紧!”

   宋妍显然是说不出话来了,一句声音都没有。

   可四个人这样一番拉扯之后,人体天生的重量便占了优势。吴嬷嬷凭着体重肥硕,把墨九与灵儿也带入了污泥深处,那根横梁在淤泥中,浮不起来,几乎没有任何作用了。

   墨九心里一慌,正寻思要不要放手,突然的,宋妍在她的手里胡乱塞了一个什么东西,尔后重重推了她一把,就在力的作用下越沉越深。

   “喂!”墨九手心一紧,扯过来的只有紫貂风氅的衣角。

   她不由大怒,“我最讨厌圣母了,最讨厌欠人人情,宋妍,……祖宗的!”

   没有人回应她的话,等她的声音落下时,天上乌云慢慢散去,阳光又以普照的姿态映照在荆棘园中……可她与灵儿的身边,只有一片狼藉,四周的荆棘枝条横七竖八插在淤泥中,带着狰狞的尖刺,诉说着先前的事,并非一场幻觉。

   但淤泥中,宋妍与吴嬷嬷都不见了。

   墨九喊了几声,不见回应。

   耳边只有姑娘小姐们又一次见到阳光后愉快的尖叫。

   这浮泥到处有多深?

   “宋妍!”墨九拽着横梁,可捞不起它,不由恼恨。

   这时,墨灵儿突然兴奋的“呀”一声,抹一把脸上的淤泥,扯紧墨九满是泥泞的衣裳,指向碧水亭的位置,一双眸子晶亮亮的瞪着,“姐姐,快看呐!”

   碧水亭整个儿不见了,似已陷落下去。

   却有一个高于浮泥表面的桌案横在中间——正是陈设紫貂风氅的案桌。

   灵儿浑身乏力,声音都在哆嗦:“姐姐,九九九宫格太复杂,旁人一时半会进不来,这浮泥也不晓得有多深,灵儿,灵儿没力气了……我们爬到那个上头去。”

   “好。”墨九的脚被横梁砸了,在浮泥里疼得想死,还使不上劲,多亏有墨灵儿在。但灵儿功夫不错,也只是一个小姑娘,负担自己已是不易,再加上一个她,更是艰难。墨九来不及考虑,拖着墨灵儿就往案桌刨动污泥。

   然而,就在她两个接近案桌时,她似乎听见细微的水声。

   在安静的时候,那滴水的声音,细微,却怪异地入了她耳。

   墨九身子突地僵住,觉得冷风刮得脸颊生痛。

   “姐姐,快啊!”墨灵儿似是支撑不住,看着近在咫尺可以站立的桌案,整个人瑟缩不已,“浮泥越来越软,灵儿怕等下拖不住姐姐了,灵儿掉下去没关系,可姐姐身系墨家,不能出事的。”

   墨九没有动,她有些隐隐的不安。

   莫名的,在这份涌动于血管的不安里,她突然想到了萧六郎。

   若她死在了这里,他的*蛊,会不会造反?

   突地,她问:“灵儿,一个不爱吃水果的人,冷不丁掐个葡萄吃得津津有味,代表什么?”

   灵儿傻呆呆看着她,“姐姐,我们应当先去石案,再说这个。”

   墨九嘴角牵出一抹笑,盯着灵儿满是污泥的脸,“桌案中空的。”

   低“啊”一声,墨灵儿看一眼并无异常的桌案,“姐姐怎么发现的?”

   墨九微眯眼,“来自好吃懒做者天生的直觉。”

   墨灵儿是墨家人,多少懂一些。

   看着那个或许中空的桌案,她血液登时凝固一半,“里头有机关,是有人故布生路,想害我们?”

   墨九动也不动,牙根有些发冷,“确实是一条生路。”

   从始至终墨九都相信,那些人不想她死。

   如果要她死,何不索性让吴嬷嬷捅死她?

   放了一条生路在她面前,就是让她钻的。

   人都贪图安逸,渴望救赎,在生路面前,没人舍得放弃。

   墨九双眼慢慢眯起,“往回刨——喊救命。”

   “救命!”

   “救命啊!”

   在浮泥里刨动,如同陷入沼泽,比淹在水中困难许多。墨灵儿使劲抓住身侧的荆棘,顾不得上面的刺,借着那可怜的阻力,拼命拖住自己与墨九往后路走。可毕竟荆棘太轻,两个人的重量太沉,这样折腾着,她紧张得要死要活,呼救的声音很大。

   墨九嘴里都吃到泥了,看灵儿扑腾得越来越厉害,可怜了一下自己今儿好不容易享受到宫廷美食的胃,反手抓住灵儿的手:“喊救命,也不要按我的肩膀啊,丫头?”

   生死面前,灵儿有些慌乱。

   听见墨九一叫,她惊觉自己差点把她按入污泥,失声道:“姐姐,没事吧?”

   时下的人不仅死心眼,还有极为忠诚的价值观,如灵儿对她,就算平常只叫一声姐姐,可自从知晓她钜子的身份,心下始终存有敬畏。见自己干错了事,一张布满污泥的小脸上,全是愧疚。

   墨九反过来安慰她,“没事,我旁的本事没有,就命长,死不了的,还得祸害千年呐。”

   灵儿一听,顿时灿烂起来,“姐姐是钜子,自然有的是本事。”

   一声钜子,墨九微微一惊。

   也是这一声钜子,让她突然想开了。

   她穿越一回,既然注定是墨家钜子的命格,自己本是墨家后人,为何不干脆听天由命,肩负起墨家之事来?若千字引是真,墨家武器图谱也是真,她有了这样的东西,本该为王者。莫说谢忱仅仅只是一个丞相,便是当今皇帝又如何?她有钜子的身份在,就有拿到千字引的可能,如此,他们都得投鼠忌器。

   对!应当这些人哭着喊着跪下来对她唱征服,让她帮助找出千字引,拿到兵器图谱来才对。她为什么要示人以弱,由着人来步步算计?

   ——

   今儿的日食来得很突然,至化帝并没有接到钦天监的禀报,在日食发生那一刹,正好碧水亭中黑烟涌起之时。但宋妍几个人的叫声被荆棘园中满园的女子尖叫掩盖了,外面并没在听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 事发突然,当时整个园子都乱了。

   皇帝的安危大于一切,不过短短一瞬,禁军便大批进入园子,一边喊着“护驾”,一面就着手上火钜的光线,禁军潮水似的涌过去,开始有秩序地拆除荆棘园中做“九九九宫格”的荆条蓠芭。

   这一片园子面积很大。

   等日食过去,园中呜咽有声,可禁军还没有拆到碧水亭。

   至化帝早就变了脸,“怎么回事?传钦天监正。”

   众女眷紧张地看着已经变得晴朗的天色,担心着九宫格内自家人的安危,连窃窃私语都不曾。谢忱察觉到至化帝的目光扫了他几次,不敢再装聋作哑,起身对皇帝解释他事先并不知有“食日”之事发现。

   末了,他又捅萧乾一个软刀,“老臣昏聩,倒是使君早有准备,禁军来得如此迅速。”

   萧乾脸上绷得很紧,手指轻抚着白瓷的茶碗,并不看谢忱,只淡淡道:“身为臣子,当无时无刻不以陛下的安危为重。今日荆棘园盛会,人多事杂,这是忧患之心。”

   说到此他慢慢转头,盯着谢忱,“丞相布这么大一个局,难道事先不预备安防?”

   这是说他居心叵测。谢忱听懂,却冷笑道:“萧使君明知墨家钜子干系千字引与武器图谱,却可以视若无睹,不替官家分忧。这心思,确实比老臣这老眼昏花的愚昧缜密许多。”

   萧乾唇角浮出一抹笑,“若丞相已十拿九稳,家嫂就是墨家钜子,又何必一试?”

   他反戈一击,言浅,意却深。谢忱气得吹胡子瞪眼珠,却找不到理由攻讦他。

   毕竟九宫格的比试还没有结果。

   到底里头发生了什么,如今谁也不知情。

   好端端的一个游园活动搞砸了,在萧妃娘娘冷言冷语的讽刺下,谢贵妃脸上有些端不住了,不由跪了下来,当着众妃嫔与皇帝的面儿请罪,“都是妾身不适,请陛下责罚。”

   “急甚么?要责罚,也不是当下。”

   至化帝似有些心烦气躁,不耐烦听妃嫔争宠耍心机,只环视一眼,让众人都坐回原位等禁军拆园子的结果……可这园子一拆不打紧,不多一会儿,在拆到碧水亭的位置时,已有十余个禁军不慎落入了浮泥之中。

   救人者,成了被救者。

   这样一来,不免多耽搁了时辰。

   众人各怀心思,却诡异的安静了下来。

   负责比试活动的嬷嬷清点完人数,上前禀报道:“回陛下、娘娘话。除了紫妍郡主、吴嬷嬷,墨氏和她的丫头……还有玉嘉公主和两个侍女不见踪迹。”

   谢贵妃低垂的脸变了色,“陛下,玉嘉她……”

   至化帝绷着个脸,瞪她一眼。她赶紧闭上嘴。虽然晓得只顾担心自己的女儿不大合贵妃身份,可身为母亲,这种时候她确实也只来得及担心自己的女儿。于是,目光不由就瞄向座上的谢忱。仔细观之,似有埋怨——

   “陛下,娘娘,吴嬷嬷爬上来了……”

   这时有人惊喜的呼叫着,园子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。

   两个禁军一左一右夹着,把裹了一身污泥的胖老婆子拎了过来。

   这个季节在水里泡得太久,吴嬷嬷一张肥脸早已冷成了紫茄子,可有污泥遮掩,她从头到脸就一个颜色——泥。她不敢离帝驾太近,远远跪下,哆嗦着身子,抖抖索索地道:“陛下,娘娘……紫妍郡主她……她……呜……郡主出事了。”

   听说宋妍出事,诚王妃首先变了脸。

   她向来温和,也拍了案几,冷斥一声,“郡主人在何处?”

   吴嬷嬷拼命磕着头,一身从污泥堆里扒出来的样子,看上去狼狈之际,“王妃,墨氏一路指点我们走九宫格,小郡主很感恩,奴婢没有防备她……可眼看小郡主就要拿到紫貂风氅了,墨氏却突然痛下杀手……奴婢没有想到,墨氏会杀人,也没想到,好好的碧水亭,说沉就沉,青砖裂了,横梁塌了……奴婢想拉住小郡主,可墨氏却不死心,把奴婢和受伤的郡主推入浮泥中,奴婢九死一生,好不容易才爬出来……”

   吴嬷嬷是宋妍的奶娘,从小把宋妍当亲生闺女一样养。

   她的说辞,可信度非常高。

   座中嗡嗡有声,各说不一。

   萧家人的脸,变了又变,可皇帝却未吭声。

   诚王担忧女儿,当机立断站起来,奔向荆棘园,心急如焚地吼。

   “先找郡主,旁事再议。”

   至化帝看着这皇弟,点了点头,“快着些找人,公主还没出来!”

   谢贵妃小心翼翼地看向吴嬷嬷,“可有看见玉嘉?”

   吴嬷嬷一愣,摇头,“回娘娘……奴婢不曾。”

   今日的阳光特别大,那乌云滚滚的日食似昙花一现,就那样过去了。吴嬷嬷的说辞如果是真的,墨九是墨家钜子,会走九宫格,会玩机关,甚至还能……徒手拆了碧水亭,那简直就是了不得。风徐徐刮来,禁军们忙活一团,园子里却特别安静。

   为今之计,确实救人为先。

   不管是不是墨九杀了宋妍,都得先把人找到。

   萧家女眷的桌席上,这会很紧张。

   墨九是董氏的媳妇儿,董氏心揪得紧紧,这会子吓得脸都白了,绞着手祈祷了一遍又一遍菩萨保佑,不免侧目看向半阖着眸子的老夫人,“老夫人,可怎么办才好?墨氏这不省事的东西,早晓得……早晓得她这么顽劣,就不娶她入府了。短短数月,给萧家添了这样多的事……若找到她,媳妇非得剥她一层皮不可。”

   平常董氏最护着墨九,老夫人对墨九却深恶痛绝。

   可这会儿老夫人的表情明显比董氏镇定,她只看着远处忙碌的荆棘园,甚至都没有什么太过于紧张的反应,只小声道:“没有墨氏,也会有赵氏、张氏、王氏、李氏……旁人要对付萧家,就不管是谁。”

   董氏一愣,“这是何意?”

   瞥着完全不明所以的老大媳妇,老夫人眉头皱得更紧,一种萧府主母后续无人的挫败感,浓浓袭上心间,让她很怀疑萧家从她之后,再无法有厉害的当家主母可以辅助丈夫,重振声望了。

   一时间,也有些沮丧,却不温不火地道出了八个字。

   “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。”

   “项庄?沛公?不都早死了吗?”董氏急得嘴上都起泡了,哪里晓得什么沛公,只希望墨氏不要惹祸就好。她四处张望着,看看自己男人萧运长,又看看座上神色清冷的萧六郎,见两个男人都很镇定,再有老夫人坐镇,又稍稍稳住了心,撇着嘴角一叹。

   “墨氏要是真的淹死在里头,倒也好。反正是她自己做下的蠢事,她又没与大郎圆房,说来算不得萧家人,想来陛下也不会怪罪……怕就怕,她被打捞起来,又还活着,胡言乱语一通,萧家可就跟着她倒大霉了。”

   老夫人气得皱纹一阵跳动。

   一荣俱荣,一毁皆毁的道理,她不能期待这个愚蠢懂得了。

   谢忱要对付的分明就是整个萧家,哪里仅仅是个墨九?

   她冷冷瞥董氏一眼:“这个做婆婆的,太像话了。就不怕墨氏变鬼找?”

   想到墨九动不动就是“仙女下凡”的典故,又常常搞些神神鬼鬼的东西,董氏吓了一跳,闭上嘴巴再也不敢吭声儿了,萧府桌席终于安静下来。老夫人叹口气,望向那荆棘遍布的园子,看荆棘枝条越来越多的搬运出来,垒成一座座小山,其实也心急如焚。

   这时,远处突然有人喊,“找到了,找到人了——”

   桌席上好几个人,都站了起来。

   有谢贵妃,有诚王妃,还有几个公主小姐。

   一个禁军奔过来,顾不得抹去身上的污泥,惊喜叩地道:“回陛下,找到玉嘉公主了。”

   谢贵妃脸上的轻缓一些,“人哩。”

   不待禁军回答,便有嬷嬷惊喜的喊叫,“在那里,娘娘快看呐!真的是玉嘉公主!”

   众人都跟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却见荆棘搭垒着的路道上,三个裹成了泥人的姑娘走了过来,若非她们的个头不一,几乎认不出谁是谁。禁军们跟在身侧,不敢近她们的身,三个姑娘步伐不一,神色也瞧不清,那个走在前头的姑娘,笑咧了八颗白生生的牙齿,臂弯里抱了一件同样沾满泥泞的紫貂披风,另外一只手却与个头瘦小的墨灵儿一起“扶”着玉嘉公主,一瘸一拐地过来。

   玉嘉公主被墨灵儿死死扣着,恼恨不已,“松手。”

   没有墨九的使唤,墨灵儿懒怠搭理她。

   瞥着她污漆漆的脸,墨九却满是笑意,“公主不要紧张嘛,吃了家果子,我是不会见死不救的。一定会把完整无缺地送到贵妃娘娘面前……再换一篮果子吃。”

 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评论区可以盖楼了,不解的地方,大家可以猜一猜,二锦下章为大家解惑。

   ——PS:错字先传后修改。么么哒,感谢大家等待,我爱们。